服装设计与_最新服饰行业资讯_陆玲服装网 > 消费洞察 > 在温州 他们的痛与乐

原标题:在温州 他们的痛与乐

浏览次数:140 时间:2020-01-10

  离春节还有5天,温州一家鞋类企业负责人老程,用轿车拉着几捆鞋材匆匆赶往工厂,计划生产完农历年底的最后一批产品。回顾去年他的企业业绩,老程有些无奈地说,销售额上去了,但利润下降非常明显,赖账比往年明显增加,赚钱效益一年不如一年。

  

  同时,老程也是一家地下担保公司的合伙人,主要从事民间高息借贷业务。在温州,这种打着担保公司等旗号放高利贷的现象极为普遍。老程估计,全市像他这样没牌没照的担保公司起码有上千家,运作资金在200亿元以上,“高利贷成为去年温州最赚钱的行业。”

  

  老程说,去年温州企业赚钱了,但主要来源并非制造企业。

  

  正月里,老程穿梭在酒店、茶座间,和一些亲朋好友吃饭聚会。席间,一些企业主更多谈到,去年他们放高利贷赚了多少钱,投资的房子现在价格上千万,却很少谈到企业经营怎么样。老程说,不赚钱的企业已成为一些温州老板的面子工程,赚大钱的炒房、高利贷副业使他们乐此不疲。

  

  过去的一年,对老程等一些温州中小企业来说,可谓“痛并快乐着”。但他们并不清楚,“痛”还会继续多长时间,“快乐”什么时候会结束。

  

  而去年的12月份,温州民营企业协会、市个体企业协会和温州大学商学院胡振华教授团队联合发布了首份“温州企业家幸福感指数”,结果显示:温州商人在满分100分的幸福感测试中,平均值仅为65.3。按行业分,平均得分最低的是电器业,仅为59.4。

  

  企业的成本酸楚

  

  2月9日,正月初七,温州规模最大的职业中介机构——温州市职业介绍指导服务中心,开始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求职人员,这比往年迟了两三天。尽管该职介中心开市时间已经推迟,但前来应聘的外来务工人员并不多。与此同时,大街小巷上也少见来往的外来务工人员。

  

  作为中国“制造业之都”,温州又将迎来新一年更为饥渴的“民工荒”。

  

  人员难招,涨工资于是成为企业的第一大压力。温州市职业介绍指导服务中心年前调查的结果显示,有的私营企业主已打算开出年薪4万元的薪酬。

  

  除了涨工资,很多企业还打出“温情牌”,如免费安排集体旅游、配置图书馆和网吧、安排夫妻房等。甚至让回家过年员工带上“招工请柬”,不仅对工资明码标价,还把种种诱人条件详细罗列出来,保证兑现承诺。

  

  据了解,目前温州企业普遍缺工,以成衣、制鞋企业为例,普遍存在10%-20%的用工缺口。去年,一些温州企业已经因为招不到工人,只能减产。在温州的“中国鞋都”,一家鞋革企业14条生产线,因招不到工人只能停掉4条。

  

  原材料成本高涨,是企业的第二大压力。另外,人民币升值、税收、节能减排、加息等,也在增加企业生产成本。“产品成本大幅上涨,但销售价格涨幅不大。”老程说,去年温州企业销售额上升,产品利润却大幅下降,这种现象在去年温州劳动密集型产业中比较普遍。据了解,目前温州鞋革企业利润已从原先的8%下降至现在的2%至3%都不到,服装企业普遍反映“利润很少很少”,打火机等一些企业甚至无利可图。

  

  去年9月中旬,温州市有关部门对全市129家骨干工业企业运行监测显示,三季度与二季度相比,只有33.3%的企业盈利实现增长。

  

  高利贷的狂欢

  

  今年春节,老程和亲戚朋友吃饭聚会,会经常听到一些企业主说,他去年放高利贷赚了多少钱,感觉这钱真是太好赚了,却很少提及制造企业经营情况。老程也一改以往企业老板的自我介绍,对外宣传自己是做担保公司的,尽管公司至今无牌无照。

  

  一位温州担保业人士说,目前温州地下担保公司有上千家,运作资金高达上百亿元。

  

  老程说,目前温州通过担保公司的高利贷,融资利息为1.5分至2分,贷出去的月息至少5分以上。办理民间借贷案件的浙江时代商务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玉亮说,这些民间借贷背后的月利息至少5分以上,最高的达到1毛5分,主要用于借款人熟悉领域的项目资金拆借。

  

  老程说,每天他都能在报纸上看到担保公司的宣传广告,担保公司俨然成为温州的第一大民间银行。去年底,一位银行部门负责人说,他周边1/3以上的朋友都在放高利贷,尤其是在一些温州工业经济强镇,比如柳市、永强、瓯北等,参与的人数更多、金额更大。“有资金实力的开担保公司放高利贷,小打小闹地拿出几万元放贷赚点家庭生活费。”

  

  与此同时,温州担保公司的经营触角,很快延伸至在外温州比较集中的城市。据说永强仅在上海一地放贷资金就高达50亿元。

  

  在去年被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调查的对象中,有89%的家庭个人和59.67%的企业参与了民间借贷,个人参与民间借贷的数量比企业多;从企业看,被调查的6家大型企业中仅1家参与了民间借贷,而中小企业则有60%左右的企业参与其中,小企业参与度明显更高。

  

  从今年初开始,温州无论是中小企业贷款,还是个人购房、抵押贷款等,难度都在加大。又加上春节期间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再次上调。老程预感到,高利贷生意今年还会继续红火,“这么多的固定资产投资,无论是进入中后期的4万亿元投资,还是即将启动10年规划的4万亿元水利投资,以及高速推进的地方城市化建设,这些项目建起来都需要钱吧。那钱从哪里来,最终主力无疑是改革开放30多年积攒下来的民间资金。”

  

  如今让老程发愁的是,自己用于放贷的资金还不够多,希望更多的民间存款参与其中。老程语重心长地对记者说,兄弟呀,50万元放贷1个月,利息就是15万元,这钞票真是太好赚了。

  

  炒房者的新动向

  

  另外,在利润微薄又无力转型下,去年温州很多企业把精力转向房地产,出现了“大企业造楼、小企业炒房”的现象。在房价高涨下,这些企业炒房收益颇丰,甚至盖过其制造企业。

  

  在“2010温州市百强企业”中,除2家房地产公司和6家建筑公司外,其他40多家制造业企业,无一不涉足了房地产开发。老程说,把企业作为融资平台,以此获得大量银行贷款,转而投资房地产等行业,这种现象在温州比较普遍。另外,由制造业企业抱团成立的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,目前温州至少有7家,每家资金规模都超过30亿元。由制造企业抱团组建的投资公司也不在少数,注册资本一般都在上亿元。

  

  在房地产调控日趋严厉下,这些温州炒房资金开始出现新动向。

  

  一位温州房产投资人说,预计杭甬高铁今年底会建成,这样温州到杭州不到3个小时,目前来自发达县市的主要购房力量,已经把目光从温州转移至杭州,随即这股“移民动向”将会波及温州市区,且方向、目标越来越明确。他说,他接触的一位温州市区企业人士,去年卖掉温州的一套单价五六万元的房子,在杭州买了两套房子,一套是供小孩读书的小面积学区房,另外一套是给自己居住的大套房。

  

  据了解,在杭州滨江、九堡、下沙等地,来自温州的购房者占到相当大的比例,“他们看重的不仅仅是杭州的居住环境,更看好省会城市的教育、工作环境,以及便捷的交通资源”。该投资人说,在政策调整过程中,今后人口流进集中、资源集中度相当高的沿海大城市,将是温州人居住、购房的首选。上述该投资人说,从发展态势看,温州房价必将会回到中国城市房价的合理梯度。

  

  据最新公布的 《2010年中国城市房价排行榜》,杭州房价跃居榜首,新房均价达25840/平方米,创历史最高。

本文由服装设计与_最新服饰行业资讯_陆玲服装网发布于消费洞察,转载请注明出处:在温州 他们的痛与乐

关键词: 消费洞察

上一篇:浪漫季节内衣加盟品牌 打造2013财富直通车

下一篇:孟加拉国转型成为吸引全球运动装品牌的采购中